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美國電子證據開示規則

  發布時間:2019-03-26 13:22:39


    美國對電子證據的相關規定一直走在世界前列,其通過修正案的形式不斷完善電子證據的相關立法,尤其是有關電子證據開示的相關立法,形成了完善的電子證據體系。

    電子證據開示制度內容

    美國關于電子證據開示制度的規定相對完善,該制度的確立也經歷了不斷完善的過程。從1996年的首次電子證據開示會議開始,直到2006年4月聯邦最高法院通過相關修正案,2006年《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確立了電子證據開示制度,后經過修正案的形式不斷完善和發展,最終形成了2015年《聯邦民事訴訟規則》修正案。

    電子證據最初的披露

    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第16條規定,當事人在案件進入法定程序伊始就應該對電子證據進行開示,并將需要開示的問題納入民事審前會議議程。在審前會議中,當事人需要對以下問題進行探討:(1)電子證據的保全;(2)電子證據披露及保全中的相關問題;(3)電子證據開示中所采用的電子證據格式;(4)電子證據開示時的特權保留事項以及相應的隱私?;の侍?。除此之外,第16條還規定法官在案件審理前,需要安排電子證據開示的時間、日程、內容等,其目的旨在強調法官應盡早介入和有效管理案件。

    涉及當事人對電子證據開示問題以及最初披露的條款主要有第26條(a)款和第26條(e)款(1)項。其規定,相關法院有權對電子證據開示問題作出合理的日程安排以及案件管理命令,采納當事人達成的特權保留事項或者?;ば?。

    另外,第26條要求雙方當事人在審判前主動向另一方當事人提供其所擁有、保管或者控制的可能用于支持其主張和抗辯的電子存儲信息以及其他任何形式的相關復制品。這對明確當事人的開示義務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第26條(c)款要求當事人在證據開示會議上提交和探討電子證據,法院至少在會議前14天作出安排。此外,當事人還需提供相應的電子證據開示計劃,包括開示的時間、開示的事項以及證據保存等,這有利于督促當事人進行合理的證據開示。

    電子證據開示的范圍

    美國電子證據開示的范圍較廣,根據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的規定,任何與待證事實存在關聯的、不受特權?;さ牡繾又ぞ荻莢誑鏡姆段?。當事人應當向另外一方當事人主動開示與案件有關的數字、記錄、文檔等目錄以及電子郵件的原件和復印件等。

    2015年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第26條(b)款(1)項重新界定了證據開示的范圍。修正后的第26條(b)款(1)項運用比例原則對證據開示作出了合理限制:“除非法院另有規定,否則證據開示的范圍如下:雙方當事人可以獲得與任何一方當事人的主張和抗辯相關的任何非特權事項的證據開示,但證據開示須與案件需要成比例??悸塹囊蛩賾興咚現興嫖侍獾鬧匾?、爭議的數量、當事人獲取相關信息的難易程度、當事人的資源、證據開示在解決問題上的重要性以及證據開示的負?;蛘叻延檬欠癯淇贍艿睦?。證據開示范圍內的資料不一定可以被呈為證據?!奔虻サ廝?,證據開示的范圍即與任何一方當事人的主張或者抗辯有關的、與案件需要成比例的非特權事項。

    與此同時,為了限制電子證據開示的費用,減輕當事人電子證據開示的負擔,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第26條(b)款(2)項(B)規定,當事人必須開示與案件有關的、非特權的電子證據。而對不能合理獲取的電子證據,當事人只需證明不能采取合理手段收集該電子證據并開示的原因,法院便可以根據已有規則對上述電子證據調取審查,從而減輕當事人的開示負擔。

    電子證據開示的形式

    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除對電子證據開示最初的披露、開示的范圍作出了規定,還對電子證據開示的形式做了規定。規則第33條(d)款規定,證據交換中的商業記錄,包括電子存儲信息,作為判斷案件事實的相關事項時,均可以提交給相關當事人予以調查核實,以保證證據的真實性不受質疑。為了便于查找相關的商業記錄信息,當事人對該信息負有詳盡的說明義務。

    在審前會議中,一方當事人可以具體指明其所要求對方當事人提交的電子證據的格式。對方當事人可以就電子證據的格式提出異議。但該規則也規定,在提交電子證據時,如果雙方當事人無法就電子證據開示的形式達成一致,法院可以作出相應的命令。當然,如果當事人能夠在訴訟初期就電子證據開示的形式達成一致,則避免了法院介入給雙方帶來的影響。第34條對證據開示的形式做了詳細規定,無論是文字、圖紙、圖表、圖形、照片、聲音記錄還是其他形式的電子證據,都可以直接予以開示,確有必要還可以借助其他技術手段轉化后進行開示。

    另外,根據《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第53條和《聯邦證據規則》第706條的規定,法官有權指派中立的第三方作為特別專家對電子存儲信息進行開示。如果各方無法提供自己的專家,或者提供的專家容易引起爭議,法官可能指派一個中立的第三方監督證據開示,或者保管具有爭議的數據。

    電子證據保密特權信息的?;?/p>

    由于電子存儲信息量大,其中不免夾雜著保密特權信息,在對電子證據進行開示時有可能導致保密特權信息被開示,進而導致開示信息方喪失保密特權。如何平衡兩者之間的關系,既能保證電子證據開示程序順利進行,又能確??拘畔⒌囊環降筆氯瞬簧ナПC芴厝?,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對此做了規定。如果需要開示的電子存儲信息作為預審材料享有保密特權或者開示后需要?;?,主張權利的一方當事人應該將該項權利以及其主張權利的依據告知接受該信息開示的當事人。接受信息開示的當事人在被告知保密特權或者開示后需要權利?;さ?,應該立即扣押該信息及其復制件,并歸還或者銷毀該信息及其復制件,在保密特權撤銷前不得使用或泄露該信息,或者將該信息交由法庭封存,以待權利主張的確定,在保密特權撤銷前不得使用或泄露該信息。如果任何一方當事人在被告知權利?;な孿釙耙研孤陡帽C芐畔?,則應該采取合理措施找回該信息。

    電子證據“安全港”條款

    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第37條(e)款規定:除特殊情況外,法院不能因為當事人正常的、善意的操作電子信息系統而導致電子存儲信息滅失而處罰當事人,也就是所謂的“安全港”條款。該條款為善意的行為人提供了立法?;?,讓其能夠安心進行相應的生產和商務活動,而不至于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除此之外,該條款還規定:如果一方當事人在可預見的訴訟程序中未能注意到普遍認可的保存電子存儲信息的義務,一旦由于未采取合理的措施導致已查明的電子存儲信息丟失,法院首先要判斷該信息能否通過其他途徑恢復或者替換;如果不能,法院可以(1)采取“必要但不過分”的措施來彌補損失;(2)如果電子存儲信息的丟失是一方當事人意圖剝奪另一方當事人在訴訟中使用該信息所致,則法院可以采取不利于該方當事人的強制措施,包括向陪審團指示作出對該方當事人的不利推定、駁回起訴或者作出缺席判決等。

    如果一方當事人未能采取本應該采取的合理措施保存電子存儲信息導致其滅失,法院必須確定額外的證據開示是否能還原或取代已滅失的電子存儲信息。如果已滅失的電子存儲信息可以被取代,即使丟失電子存儲信息的當事人是故意破壞該信息,也無須采取制裁措施。但是,如果滅失的電子存儲信息具有不可替代性,一方當事人因該信息的滅失遭受損失,法院有權采取必要的補救措施。該規則并未限制法院采取補救措施的方式,法院有權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采取合適的補救措施。

    電子證據制度開示評析

    盡管2015年修正案對第26條、37條等條文做了修訂,電子證據開示制度得到了不斷的完善,但和之前的修正案一樣,仍然遺留了部分問題尚待解決,主要表現為以下幾方面:

    “正當理由”的含義不明確

    第26條2款(2)項(B)目規定如果當事人能夠證明電子存儲信息開示的費用過高,開示該信息不合理,就不必再開示相關的電子存儲信息,但如果存在“正當理由”,法院仍然可以要求其開示該信息。也就是說,一般情況下,當事人必須開示相關的、非特權的電子存儲信息。對于不能合理獲取的信息,當事人需證明不能采取合理手段收集該電子證據并開示的原因。但該規則和民事訴訟規則咨詢委員會的解釋都未指出怎樣證明所要獲取的信息無法獲取,也未說明合理手段包括哪些?!讀蠲袷濾咚瞎嬖頡沸拚敢參炊哉崩磧傻姆段Ы薪綞?,未給出“正當理由”的判斷標準?!罷崩磧傘鋇母拍罟諛:?,導致該條款未能給司法實踐提供足夠的指引?!罷崩磧傘鋇墓娑ú幻魅芬不岬賈濾痙ㄊ導蟹ü俁災ぞ菘鏡淖雜剎昧咳ü?。

    比例性限制的效果不佳

    比例性限制最初設立的目的是為了抑制證據開示濫用的現象。比例性原則包括三個重要內容:(1)如果符合規定中列舉的情況,證據開示必須受到比例性原則的限制;(2)比例性原則既可以由當事人申請援引,也可以由法官主動采用;(3)比例性原則需要法官對證據開示的成本和收益進行分析。但法官在未深入了解具體案情前,對證據開示的成本和收益分析相當困難,所以比例性原則在司法實踐中的實施效果并不理想,濫用證據開示的情況也未得到有效遏制。比例性原則無法解決傳統的證據開示問題,因此要讓比例性原則在更復雜的電子證據開示中發揮作用無疑是不切實際的。

    “安全港”規則的缺陷

    2015年《聯邦民事訴訟規則》修正案第37條(e)款對當事人正常的、善意的操作電子信息系統而導致電子存儲信息滅失的情形規定了“安全港”規則。但該條款僅免除根據規則作出的制裁,并未排除法院適用其他法律淵源作出制裁,該條款亦未排除法院要求額外的證據開示。

    雖然“安全港”規則的立法意圖是好的,但由于多種原因,這一規定并未發揮充分的作用。首先,該規定無法解決“即使盡了最大努力去查找電子數據的來源以及保存的電子信息,仍然無法保存所有潛在的相關信息”這種情況。即使當事人是善意但如果是非正常的操作導致電子信息滅失,其仍然要受到制裁。其次,“日常、善意的電子信息系統操作”表述過于模糊,不能給當事人履行保存電子存儲信息的義務提供明確的指導。如果當事人未能停止刪除或者覆蓋程序,而該程序會常規地清除掉信息系統中無法合理讀取的信息,此種情況是否會導致對當事人的制裁,“安全港”規則中并未明確規定。再次,“安全港”規則并未明確規定在哪些特殊情況下,即使是正常的、善意的電子信息系統操作行為導致電子存儲信息的滅失,法院仍能夠制裁。最后,此規則僅適用于當事人,而未對保存有與訴訟有關的電子證據的第三人提供?;?。總而言之,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對“安全港”規則的規定仍然過于模糊,不利于司法實踐的操作。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斗牛棋牌游戏 网赌AG是如何作假的 时时彩前二组选包胆计算公式 功夫时时彩计划软件 众彩网专家预测汇总 黄金计划软件手机版 彩票助赢计划软件安卓版 腾讯分分彩全自动挂机赚钱 带你回血的导师是真的 跟计划怎么防连挂 体探足球即时比分 抢庄牛牛作弊器 篮球比分直播网 老时时彩走势图 老时时彩360开奖数据 重庆时时内部公式